东海聋王

这个人真懒,什么都没写(@ ̄ー ̄@)

【盾铁】人神AU平淡中也有诗(shi)

晚了四分钟(`∇´)
(七)

   红色跑车很快就开到了家门口,Tony下车,打开门,他爹正斜在沙发上看晚间新闻。
  
   新闻里,傲慢的政治评论家大谈现任总统上台以来的种种作为,时不时添加几句讽刺的话,顺嘴溜出几个还不知真假的丑闻,有几处惹的霍华德仰头大笑。

他一回头,自己的儿子拎了个空桶,黑这个脸走了进来。

霍华德更得意了:“呦~钓鱼高手回来了~”

Tony一言不发,只顾着往里走,小桶把手来回摩擦桶面,“咯吱咯吱”发出沮丧的响声。

霍华德见儿子不理他,轻哼了一声,见他往楼上走,头也不回地说道:“左手边第二个房间是你的。”

Tony回头看看他老爹,霍华德没说过话一样继续看他的电视。Tony走到那个房间门口,门没有锁。他轻轻一推,房门打开一道缝,书桌上,摆着半条烤鱼。

   Tony在衣柜里翻了翻,找到一床格子被单,塞进空桶里,又听见霍华德走进浴室打开了花洒,他就走出了门,边往外面走边说:“我车忘停了。”

   打开门,刚才被教训了的Steve果然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
   “刚才没过去什么人吧?”
   “没有。”
   “很好,把这个围在腰上。”
    Tony把床单递给他,Steve接过床单,难为情地犹豫了一下,在Tony威胁的眼神下,不得不将床单绕过左肩,穿Toga一般穿在身上,床单是长方形的,又没有弧度,穿在身上不免有些滑稽,看着窘迫的Steve,Tony差点没笑出声来。

   把车停进车库,Tony悄悄打开门,霍华德还没洗完澡,他领着Steve小心翼翼地走上了二楼。

   直到把房间的门锁上,Tony才舒了一口气,要是被他那个警惕性极高的老爹发现自己带了这么一个怪异的男人回家,还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气人的话。

   Steve此刻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满脸茫然地瞧着表情变化十分丰富的救命恩人。

   Tony也没管他,自顾自地说了一句:“Javis,给我调关于神界的档案。”
   “对不起,Sir。有关神界的档案由情报局掌管,非经批准不允许私人查看。”
   “管那么多干嘛?把密码破了!”
   一会儿,略带抱歉的声音想起:“Sir,破译密码失败。”
   “*!谁做的密码。”
   “Sir,是您的父亲。”
   “......”

   无奈之下,Tony只好给情报局的朋友Clint打了电话。
   “肥鸟,我要局里保管的神界档案,明早就要发来。
..你别管那么多!”
“对了,给我带几套衣服,比我的大几号,对,内裤也要。”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欠扁的声音,
“Tony,你怕不是二次发育了?”
怕大喊大叫招来霍华德,Tony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咬牙切齿的骂道:“死肥鸟,你TM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盾铁】人神AU 平淡中也有诗(shi)

(六)
  “我想要条鱼。”对面这个看起来身价不菲的男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Steve轻轻笑了一声,这个要求好朴素啊。
  他清咳了两声掩盖住笑意,然后朝面前的男人又走进了几步。
  他本来就高过Tony一个头,现在边低头看着他,边笑着张开手掌......

   他想着下一刻手掌中金光乍现,蹦出一条肥嫩的大鱼。
   他其实帮助过许多人实现愿望,他会在朴素的愿望里存放惊喜的结果,在贪婪的愿望里埋下恶毒的诅咒,长期以来,他一直是这么做的,可是见到眼前这个人,他不得不说,在Tony说出愿望之前,他已经想好了,不管这个人说出了什么荒唐的请求,他都一定不会施以诅咒,这是作为健美之神的奖励,他还非常期待Tony惊呆的眼神,虽然他已经见过了太多震惊的表情,但他还是非常激动。
   他想着,我是健美之神,因为这个凡人的独特魅力,我应该奖赏他。
  
   可是,这一刻,似乎有点漫长?
  
   Steve的臆想都结束了,手掌心依旧没有光芒出现,更别提一条鲜活的鱼儿了。

   Tony觉得自己可能见了个假神。
  
   刚才以为Steve真的是神,就提出了这么个最切实际的愿望(毕竟现在赢过老头儿才是最重要的) 他还考虑着向神再要一条以此来向他老爹炫耀。
   没想到这个还挺好看的神,边笑边走过来,还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以为他要变了,结果等了半天也没有鱼出现。

大晚上跌进湖里还不穿衣服,边笑边说自己是神。Tony现在觉得这多半是家里人养不起了的大傻子......
  丢了干嘛,就这脸蛋儿卖去跳舞还能赚几个钱→_→
  
   “算了,还是坐下来钓鱼比较实际。”
   Tony边想边坐下来继续钓鱼。
   刚坐下,他又回头看看Steve:“你冷吗?”
   “哈哈,神怎么会惧怕人间的寒冷~”
   说完,一股冷风吹过,Steve浑身一抖。
  
   跌落人间的健美之神,因为受不了奥尔巴尼冬季的寒风,从下到上抖了个大冷战。

   “唉...”Tony叹了口气,从车里拿了件大衣出来给Steve披上。这件大衣Tony穿正好到膝盖,Steve穿正好到腰......
  
   Tony掩面:这种打扮更像傻子了...
   没办法,Tony又在车里翻翻找找,找到了一条纱巾(某次Tony和一女郎在车里玩嗨了,女郎薄纱掩面,给Tony表演了一段“即兴表演”,纱巾留作纪念了)

  纱巾很薄Steve大腿以上,腰部以下的区域若隐若现......但这起码能挡一下吧!

   做完这一切,Tony尽量不看Steve,这个装扮实在太没眼看了...
   他看看表,很晚了,钓不着就算了,下次多钓几条,一定让那老头儿开开眼!
   他坐上驾驶座,最终还是以一种“哥们儿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的表情看了还沉浸在神力消失的悲痛中的Steve一眼,默默地摆摆手要走。

就在他要发动引擎的时候,车子突然猛地沉了一下,Tony一回头,装束怪异的Steve已经坐上来了。

“听着,Rogers先生,”得知Steve没了神力而且又傻,Tony现在已经完全不害怕他了,“我不会带你走的,这条街有很多好心人,只要你去敲门,再把大衣往下拉拉,他们一定会帮助你的。”
Steve不为所动:“Stark...先生?这是你们对别人的称呼对吗?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在一些记载中见过,如果有神不慎跌落神界,只有救命恩人能帮助他,所以我只有跟着您,得到您的帮助,才有可能返回神界。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那记载有没有告诉你,如果你的救命恩人后悔把你救上来了,那你应该怎么办?”
“......没有。”
“我来告诉你,从他的车上下来并和他礼貌地说再见!Javis!”
Steve感觉座椅突然抬了起来,作势要把他扔出去。
幸好一身肌肉还在,Steve紧紧抓着Tony的座椅,脸一点一点凑近Tony,露出恳求的眼神。
wc,这个脸蛋儿真是...太棒了......
“Javis,把他放下来。”在美色...不,是在诚恳的眼神下,Tony决定暂时收留这傻子几天,翻翻关于神的历史文献,如果情况并不是他说的这样,那就找几个名医好好给他治治脑子。

“你听好了,待会到了门口,你要听我指挥,我先进去,过一会儿我再开门的时候,你就跟着我悄悄进来。记住了,声音一定要小。”
“嗨,我堂堂一个神......”
“下去!”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

【盾铁】人神AU 平淡中也有诗(shi)

(五)
   Tony愣愣地看着湖面,一会儿,鱼竿又被拉了两下,Tony赶紧去拉鱼竿,拉了两下,拉不动……

    “...我把你往岸边拉,你自己爬上来。”
    鱼竿向下弯了弯表示同意。

废了半天劲,Tony终于把湖里的“不明生物”拽到了岸边,借着月光,他看见两条雪白结实的臂膀,紧接着,一头金发映入眼帘,那人一抬头,碧眼与金发相称,是一张英俊的面庞。

  突然,Tony意识到这个人可以在水里说话。又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却没受什么伤。Tony觉得对面可能是个神。

  Tony时刻准备着,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他立马就跑。对面的神站了起来,一丝不挂。

  同是男人,Tony看着对面惊人的好身材,脸竟然不自觉的红了。
 
  对面,正是健美之神,Steve Rogers。
他也在看Tony。从他震惊的眼神中,Steve断定他是掉下了山,落入了人间。可作为健美之神,他本身对男人之美的要求是很高的。
   以前在神界,包括Steve在内的男神们,都是身材伟岸,臂膀结实,肌肉线条完美。他总以为这世上的男人之美都应该如此。直到今天跌入人间,他才发现,原来还有另一种不一样的美。

  借着月光,他看到面前的男人,不高,也不算太瘦,胳膊上更是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可他的面庞,生得实在迷人,尤其是那双动人的眼睛,因为震惊睁得更大了,薄薄的嘴唇,刚被舌头舔得水润,还有那修剪整齐的小胡子,那线条流畅的腰,那挺翘的......

  “! ! !”猛然间,Steve心里警铃大作,绯红袭上面颊。

   漆黑的天空,平静的湖面,两个大男人对立站着,脸上都挂着红色......
  
   还好,Tony实在忍不住了,他先开口说道:“你是...神?是吗?”
   Steve点点头:“是,我是健美之神Steve Rogers。”
   “我是Tony,Tony Stark。”
   Tony心里暗暗咋舌,原来是健美之神,怪不得身材那么好......
   思绪间,Steve已又向前走了几步,:“你不必对我心存戒备,”他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溅出的水珠被月光照得闪闪发亮,犹如一粒粒精美的珍珠,“Tony,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可以向我提出任何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Tony是精明的商人,是伟大的科学家,是未来主义者,他想知道的,想实现的,实在太多了。
   他想洞悉宇宙奥秘,他想预见人类未来,他想尽自己努力造福世界,当然了,他也想知道毕生幸福依赖于谁......
  
沉思片刻,Tony开口了:

“我想要条鱼。”

【盾铁】人神AU 平淡中也有诗(shi)

明天的份儿
(四)
   当时的奥尔巴尼,传统工艺仍然占有大部分市场,人们对现代科技的信任程度不高。Stark家族的木偶生意早已做大做强,现在突然推出现代科技,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那段时间,生意场上的不如意更加激化了父子之间的矛盾。直到Tony取得了大部分股东的信任,新政策上台,Tony又一点点建立起自己的科技帝国,再到现在,获得市场上无法撼动的地位。十几年的风霜苦雨,两个人都解决过无数让人苦恼的问题,就是无法学会和平相处......

   思绪被下楼的脚步声打断,Tony一抬头,他爹扛着一个鱼竿,拎上一只桶就要出门。
   “老头儿?你要干嘛去?”
   “干嘛去?”霍华德转过头来,“呆在这里饿死吗?”
   原来是去钓鱼准备晚餐。
   
    “你不用去钓鱼了,我可以让Javis送烤鱼过来。”
“哼,你觉得Potts太太会放行吗。”

是啊,Potts太太怎么会让父子温馨晚餐变成外卖烤鱼呢。

“那你多钓两条回来。”
“我只钓一条。”
“老头儿,你是只能钓一条吧。”
“哼,你还不会钓鱼吧。”
“我会啊!”
“你会你不钓,还叫你老爹帮你钓!”
“你等着,你看会不会钓!”
“那你来啊!”
“来就来!”
......
冬日午后,通往奥尔巴尼湖泊的路上,一辆红色跑车,一对父子,两个鱼竿,两只水桶互相碰撞,叮咚作响,仿佛在见证这可贵的一幕......


冬季,选一个不下雪的晴朗日子,约一帮朋友,来一次愉快的野外烧烤,实在是人生一大美事。
而在奥尔巴尼的湖泊旁,一群都市男女正是这样度过他们的假期午后的。

湖的对面,两个鱼竿,两只空桶,一对父子,沉默无言......

烤鱼的香气飘进父子俩的鼻子里,Tony咽了咽口水,三个小时了,他的腿都麻了,他瞟了一眼旁边的老爹,悠哉悠哉坐在那儿,静静等着鱼来。要不是跟他僵持,他早就走了!

Tony不知道,他爹其实也坐不住了。霍华德趁儿子不注意偷偷往水里放了个小球,小球粘合在鱼钩上,缓缓伸出三条触角......

不一会儿,霍华德钓上来一条鱼,在儿子羡慕的眼光中悠悠然站起来(因为腿麻差点没又坐下),哼着歌回家了。
   只留下一个钓不着鱼的Tony愤愤跺脚叹气。

  

   天已经擦黑,吃饱喝足玩尽兴的男男女女们都走了,Tony还在钓鱼。
   “......”
   神啊!就让我钓上条鱼吧!不钓鱼钓个别的也行啊!

   

   神,不要乱求。

  

   “咻————————————”
   Tony正想抬头看看怎么了...
   “哗——————————————————”
   等Tony反应过来,衣服已经被湖水溅湿了。

   就算是见惯各种新奇事物的大总裁Tony,也沉默了。

   这是......天鱼?

   片刻后,鱼竿向下弯了弯。
   湖里,一个声音说道:“请拉我一把...”

【盾铁】人神AU 平淡中也有诗(shi)

(三)
  “哦……我是有一段时间没来看他了。”Tony抬头望望心不在焉的父亲。
“公司太忙,我实在有些顾不过来…但是,我一直尽力在物质上满足他。”

“可你也知道,父母都会需要子女的关心和照顾,这不是物质满足能够代替的。”

  “是……”吗?Tony看了看对面一脸不耐烦的老爹,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我会陪他享用一顿父子温情的午餐。”当然了,不管心里有多少牢骚,表面工作还是要做足。

  “对,还有一顿丰盛的晚餐。”Potts太太面带微笑。

  “没错……哦不不”Tony翘起的二郎腿僵在半空,他下巴往里缩了缩,微微摇着头,“太太,我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您知道的,管理公司不仅是脑力上的问题,我还要不时下去转转,以了解公司的最新情况,管理公司实在是一项复杂而宏伟的工程…”

  Potts太太心想,这话我怎么有点耳熟?
  霍华德心里暗自嘲讽,傻儿子,这招我早用过了~

  这次打断Tony的依旧是Potts女士冰冷且带着命令口气的声音:“Tony,我已经给我的女儿打了电话,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何况……据我所知,你也不怎么工作……”

  “总之,留下来好好陪你父亲几天,如若不好好呆在这里……”Potts太太眼神一变,“后果就不用我说了。”

   Tony浑身一哆嗦,他为什么换了电话号码?因为上一次来陪老头儿半路溜走了,Potts的好女儿,他的“好”助理pepper,将他的私人电话号码告诉了她老妈,接下来的三个星期,老太太的电话就像是Tony每天都要经历的一次磨难。

  什么如何关爱老人啦,关爱老人的幸福结局,不关爱老人的可怕结果,让其要趁早醒悟的悠悠劝导……一股脑地轰炸了Tony的脑袋。

   所以这次,他只得“乖乖认罚”。

   为了防止Tony再次溜掉,Potts太太陪着父子二人吃完了午饭。当然,午饭是太太做的,丰盛美味。
   可Potts太太一走,房子里的气氛骤然冷却下来。
   刚才笑脸相迎的父子二人,立刻沉下脸来,霍华德头也不回地朝楼上走去,Tony则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

   孩童时期,Tony的记忆里没有父亲。妈妈告诉他,只要你做得更好,你的父亲一定会为你骄傲。
   他一度认为母亲这话没错,他总会拿一两件亲手制作的东西,委托妈妈送到父亲手里,妈妈向他转达的总是 父亲欣然接受并大为赞扬的话。
  
   一切美好的赞誉都终止在十二岁,那天晚上,趁着父亲回来,他终于有机会把自己的作品——一个会走路的小机器人,亲手交给父亲,为此,他还在机器人的头上装饰了一朵铁片小花。
   他打开书房的门,父亲正在修理一个小木偶。他把机器人呈现在父亲面前。

他至今还记得,霍华德摘下眼镜,对着他愣了片刻,然后低下头继续修理起木偶,边修边说:
“Tony,人们总说我做的木偶独一无二,因为人们想让木偶干什么,我就能让木偶干什么,而每个人的思想是独一无二的。Tony,你让我看见了思想邪恶丑陋的一面。”

说完,他的老爹若无其事的做了个“出去”的手势,仿佛刚才对自己儿子说的是晚安而不是什么讥讽的话语。

Stark家永不言败的基因被唤起,从那次以后,Tony知道了,他的父亲从来不仁慈和蔼,他的父亲智慧却刻薄(Tony看过的某篇报道这样评价他父亲),他对父亲的称呼,从贴心的“爸爸”,变成了冷漠的“父亲”,又变成了挑衅的“老头儿”。

  他们的真正的战争爆发在几年前,Tony接手木偶公司,所有人(包括他的老爹)都同意将现代科技与传统技术紧密结合的提议。但是那颗叛逆的心驱使Tony改变了想法——他就是要和他老爹反着来!
   他提出了科技的全面覆盖。
  

  

  

【盾铁】人神AU 平淡里也有诗(shi)

(二)
奥尔巴尼是宝藏的故乡,许多新奇的玩意儿也产自这里,科技带动市场,这里经济发展十分迅速。
  但科技是把双刃剑,老一辈的奥尔巴尼人谋生存的古老手艺差不多消失殆尽。只有城邦最南边的一排房子里,住着几位传承家族手艺的老人。
  这其中,有一家姓Stark的,做的是木偶生意。
 
  冬天,奥尔巴尼披上一件银衫,每家每户都要将门前的雪扫净,这一排老房子的主人也不例外。
  冬日清晨的光辉倾洒在各家各户门前,特别是这一排老房子,一大清早就能看见人们忙碌的身影。
 
  这其中,独独有一户人家,门窗紧紧关闭着,太阳已升上高空,人们多已开始做收尾工作,这家的大门才懒洋洋地打开,从里面慢悠悠地走出一个身穿豹纹睡衣的老人,他身材倒是笔挺,可那绵长的哈欠里总能听出些懒散的口气。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闯进这悠然的画面里。远处,一个手提铲雪工具的老太太急匆匆地逼近。来到这家门口,猛地站住。
 
  “霍华德,”她的声音里透露出些许责备,却又十分无奈,“我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啰哩啰嗦说一大堆话,但我需要管理这里。”
 
  对面叫做霍华德的老人,似乎刚刚睁开眼睛,他伸了一个懒腰,右手不耐烦地一摆:“Potts女士,你知道的,我这一天忙得不得了,”为了印证自己的话,霍华德刻意收敛起了自己因伸懒腰而高高举起的双手,“传承老手艺不仅是体力上的问题,我还要不停运转自己的大脑,让它有更多的新想法。毕竟继承文化是复杂而宏伟的工程,而我又是一个人孤身奋战...”老人说得慷慨激昂,却被Potts女士冰冷的声音击得粉碎:

  “所以这就是你不扫雪的理由?”
  “……是”
  “把你儿子新的电话号码告诉我,霍华德先生。”
  “……”

  第二天中午,一辆红色跑车如一团火焰穿过老房子直奔霍华德家门口,车上下来一个男人,他抬头看看门牌,确认无误后几步跨进了屋子里。

  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早已等候多时的Potts女士转过身来。
  “您好!真没想到您还等在这里!”
男人开口,说出的每一个单词都不经意地粘连在一起。没有给Potts女士说话的机会,一个大大的拥抱堵住了她的嘴。

  归其原因,是因为他迟到了。

  “Tony,”Potts拉着男人在沙发上坐下,对面,霍华德仰面躺在沙发上,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慢悠悠地摆动着,丝毫没有看见儿子的激动。

  “我知道你忙,也不想因为这些小事打扰你,可我负责管理这片区域,这几天你父亲不怎么参与劳动……我猜他是想儿子了。”说着她朝对面看了一眼,却发现霍华德此时眼神游离,望向窗外,丝毫没有她说(bian)的对儿子的思念。
 
  她腿上一用力,霍华德的脚猛地一痛,感受到对面带着威胁的目光,老人不情愿地直了直身子。

  “所以,我给你打了电话,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来这里陪陪父亲。”
 
 
 

【盾铁】人神AU 平淡中也有诗(shi)

题目叫 平淡中也有诗?
和朋友打的赌,中考作文题写同人文。。第一次写还拖到现在。。。不知道她们会不会看见。。

(一)
柯蒂斯山脉高耸的山顶上,穿过厚厚的积雪层再向上攀岩一段。一片云雾朦胧住视线,穿过迷雾,霎时鲜花怒放,山顶比想象中更加辽阔,再往前走,参天古树下,是记忆女神Natasha Romanoff的家。

女神的家里有一把精致的摇椅,用奥尔巴尼人供奉的上等木料制成。此刻,椅子上正坐着健美之神Steve Rogers。

Rogers的双手撑着脸颊,柔美的秀发穿过指间,少许被风吹起,碧蓝的双眸静静望向远处嬉闹的人间。他微微一动身,摇椅顺势轻轻摇动起来。

“Nat这把椅子是真不错……”Steve轻轻嘀咕道。

不多时,女神回来了。
“Rogers,”她有些恼怒地皱着眉头,“谁允许你随便进出我的房间!”
视线落在摇椅上,女神微微一扬头,摇椅向左猛地一歪,健美之神“砰”地摔在地上。

从地上爬起来,Rogers仍然赞叹了一句:“这把椅子真是舒适极了。”
“那是奥尔巴尼人供奉的,想要就拿走吧,”女神转身要去忙别的事,“他们总愿意做一些精致的玩意儿。”

“奥尔巴尼?就是我跌落的那个地方?”
“是的,不过很奇怪,我们在柯蒂斯的积雪层救起了你,去了人间没了神力,谁也不晓得你是如何爬上来的。”女神说着将刚收集的记忆分门别类放好。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是掉在了奥尔巴尼?”
“那时你身上附着着一层盔甲,那样灵巧的东西,除了奥尔巴尼人,还有谁做得出来!”
“还有这事儿!我怎么都不记得!”
Natasha转过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Rogers:“人神有别啊!那种记忆怎么能叫你记着。”
“况且……”女神突然放慢了手下的动作,“你在人间经历的那些事情,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奇怪?”Rogers好奇地眯起眼镜,“那我倒是真想知道这段记忆是怎样的……”
  他望着Natasha,希望她能帮助自己,女神瞧瞧他:“不是跟你说了,那种记忆不被允许观看,我这没有!”
  “Natasha,可怜可怜我吧”
  “……我这里只有从你身上卸下来的盔甲。”女神一挥手,一副盔甲落在Rogers身旁。
  “把它带走吧,想不想的起来,全在你自己了。”
  “我就知道你会可怜我”
 
“哪是可怜你,”Natasha望着离开的神,“我是可怜那凡人……”

健美之神家

Rogers将盔甲端端正正放在椅子上,自己坐在对面,仔细地瞧着。
人形盔甲,红金相间,有些地方漆色褪去,露出银白的本质,盔甲头部漆黑的条形眼眶和下弯的嘴角,看上去就像是一张生气的人脸。

视线向下移动,Rogers发现盔甲胸口处有个圆形的凹槽,他伸手去摸,盔甲突然打开了。

伴随着机械运转的“咔嚓”声,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传进Rogers的耳朵里。

“Rogers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您。”

Rogers吓了一跳,“你……你好?”他僵硬的答道。
盔甲再没有回话。

过了许久,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来自奥尔巴尼?”
“是的,先生。”
“可你的口音不太像是那儿的……”
“您说的没错,Sir将我设计成如此。”
“Sir?”
“难道您忘了,我的主人Stark先生,”声音顿了顿,仿佛在考虑是否该继续说下去。
良久,略带犹豫的英音再次开口。

“亦是您的伴侣。”

“伴侣……”神皱起了眉头,细细思索着。

他觉得荒唐可笑,神高贵优雅,人则庸乱繁杂,二者当然不会交往。
可紧接着一个愤怒的声音便冲进脑子里大声吼着:“蠢货,为什么不能!”
原来,一段消失已久的记忆钻进了Rogers的脑子里。

遥远的山脚下,奥尔巴尼正迅速崛起……


日常击掌